惨淡的科学恶果

HRISTOS DOUCOULIAGOS在1990年代中期是一位年轻的经济学家时,他对经济学对自己的种种错误方式都产生了兴趣-偏见,研究能力不足,统计恶作剧。没有人想听。 “我去参加研讨会,人们会说,‘你永远都不会出版。’”现在在澳大利亚迪肯大学(Deakin University)的Doucouliagos说。 “他们会说,‘这是诽谤的边缘。’”…

细节